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郓城东方化纤假诉讼害苦30家企业 莫让法院沦为个人保护伞

2020-01-19

  郓城县人民法院院中的国旗迎风招展,大大的国徽彰显着法律的威严。人民法院,在老百姓眼中是正义的化身,肩负着解决社会矛盾和纠纷、维护公平和正义的重任。但近一段时间,数十家企业向本报反映,他们都莫名被郓城县法院查封了房产、冻结了银行账户,严重影响了生产经营,甚至导致部分企业停产,起因竟都是被郓城东方化纤公司或郭伟(郭伟系东方化纤实际控制人)起诉了,法律竟成为了个别人谋取不法权益的工具。

  数十家受害者都向本报记者反映,他们的案子,有的是买卖合同纠纷,有的是民间借贷纠纷,有的是企业出资纠纷,但相同之处在于所有这些受害者的案件审判法官基本都是宋文革法官。记者通过天眼查、企查查发现,仅东方化纤公司近年来在郓城县法院就涉诉案件50起左右,郭伟涉及民间借贷纠纷近10起,以上案件基本都是宋文革法官审判的。

  企业经营,涉及诉讼原本正常,但这些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他们的案子不同寻常的地方,在于他们并不欠郭伟和东方化纤款项。东方化纤和郭伟起诉他们的所谓货款、所谓高利贷借款本息,他们早已付清了,或者全额偿还了高息借款本息。他们是在实际并不欠款的情况被郭伟和东方化纤起诉的,而且他们的案子大多开庭根本没有通知他们,在他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郓城县法院就做出了判决,并强行划扣了款项。甚至在他们向法院说明真实情况后,依然被郓城县法院强行划扣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巨额款项,导致企业一度经营困难,有的企业直接停产。

  为此,记者走访了郓城县法院和数十家受害者。据统计,山东宏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德州宏瑞土工材料厂、山东昊宇车辆有限公司、山东天海新材料、滕州市东源纺织、滕州市恒薪纺织、莱芜市的王纪波等20多家材料行业公司,和郭伟有借贷关系的济宁共享电力公司、山东昊宇车辆有限公司等十几家企业及众多自然人,都中了这种新“套路”的招儿,涉案金额高达8000多万元。

  诈骗新套路,同一家公司款项要两遍

  兄妹唱“双簧”,起诉可以“发横财”

  2020年1月7日下午5时多,李爱国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走出来,刚打开手机,就不停地接起电话,分布在山东省各地市材料行业的企业家纷纷来电问讯庭审情况。“山东省检检察院的两名公诉人也出庭了,他们是与我们坐在一排!东方化纤的郭伟出庭了,她现在改了名字,叫郭玮了,也不是企业法人代表了,是以委托代理人的身份出的庭。不再那么嚣张了!这次她没安排郓城县公安局抓我们,多次咆哮公堂,都被法官喝止了,山东省高院毕竟不是她的地盘了!”李爱国向同是受害者的同行这样说道。

  德州宏瑞土工材料厂(以下简称德州宏瑞)的法人李爱国告诉记者:“在2015年下半年,东方化纤的业务经理郭志勇主动上门谈业务,愿向德州宏瑞提供生产原材料。双方当即约定货到付款,之后产生了几笔交易。现场交易的部分,有的给的现金,有的打入业务经理郭志勇个人的银行账号。后来,材料厂生产经营规范后,德州宏瑞收到货物后就把款项打入东方化纤的公司账号,货款我们已经全部付清了,郭志勇是郭伟的亲哥哥,她不可能不知道。但两年多之后,郭伟明知道我们付清了货款,还是把我们告了,法院开庭也不通知我们。我们根本就没收到过郓城县法院的传票,也从未接到郓城县法院的电话通知,但案子郓城县法院就缺席判决了。我们了解情况后,跟法官说明实际情况了,但法官还是强行划扣了109.1539万元。”

  天上掉下来的债务,一度使德州宏瑞陷入停产状态。

  图片说明: 德州宏瑞打给郭志勇的银行流水,在一审中未被采纳。

  经走访调查,郭伟和郭志勇是亲兄妹,两个人的名字均在东方化纤员工社保缴纳名单上。在同一时期的诉讼中,郭志勇根据案情需要,有时“是”东方化纤的业务经理,有时“不是”东方化纤的员工,而审理案件的都是郓城县法院宋文革法官,宋文革法官对郭伟的任何说辞都予以认可,对郭伟和东方化纤的诉讼请求全部予以支持。

  2018年12月24日,东方化纤在郓城县法院起诉了滕州市恒薪纺织有限公司和滕州市东源纺织有限公司。与德州宏瑞一样,这两家公司同样把货款打入了郭志勇个人账户,东方化纤同样不承认郭志勇是东方化纤的员工,审判法官均是宋文革。因郭志勇是否代表公司关系到案件定性,律师申请追加郭志勇为第三人,被宋文革法官断然拒绝。律师申请法庭调取郭志勇的社保缴纳情况,也被宋文革法官拒绝。宋文革法官对任何不利于东方化纤和郭伟的证据都不理不睬,已严重损害司法公正,后来的结果当然是东方化纤和郭伟胜诉。

  有同样遭遇的还有20多家企业,他们都中了这种“套路”的招儿。多家企业负责人均向记者反映,只要在郓城县法院,不管有理没理,郭伟和东方化纤都没败过案子。

  移花接木,已还清的借据嫁接到新债务

  原告的员工莫名其妙成了被告的“表姐”

  晁猛从郓城县纪委办公楼里刚走出来,就致电记者:“我举报的材料交上了,纪委接受了我的材料了!郓城县法院太无法无天了,郭伟起诉我,郓城县法院从始至终从没通知过我,郭伟安排自己的员工以我“表姐”的名义就把传票和判决书领了,这一切我完全不知情。我就想知道,没有我的授权郓城县法院是凭什么认定一个外人就能代表我?郓城县法院为什么自始至终不通知我?一起明眼人都能看明白的问题案件,郓城县法院哪一名院长强制执行法官划走我560万的?不是郓城县法院法官渎职、暗箱操作,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2019年10月的一天,晁猛接到一个电话,被告知本该到账的560万元被郓城县法院划走了。晁猛马不停蹄赶到郓城县法院,经查询才知道,2016年1月郭伟起诉了赵武庆、赵雯雯、晁猛等民间借贷纠纷案,但整个审判卷宗中,没有任何郓城县法院给晁猛寄送起诉状、开庭传票的材料,在晁猛的《开庭传票送达回证》上签有“刘光平”的字样,备注是“晁猛的表姐”。而判决书,郓城县法院直接寄送到了“济南市天桥区泺口商贸中心3楼354室”,签收人署名“刘萍”。晁猛一再向记者强调自己并没有什么叫“刘光平”或是“刘萍”的亲戚,表姐就更是无中生有。

  为了查明情况,记者在天眼查上查到在山东昊宇车辆与郭伟民间借贷纠纷判决书。判决书中,出现了“刘广平是代表郭伟民间放贷并收取放贷本息的业务人员”的法院认定意见。昊宇车辆的负责人蔺先生告诉记者,郭伟也起诉了昊宇车辆和自己。2014年因公司过桥曾与刘广平签订过借款合同,跟刘广平借500万过桥资金,在自己已还清全部本息的情况下,2018年被郭伟起诉了。昊宇车辆答辩自己不认识郭伟,从没见过郭伟,而郭伟称刘广平是自己的业务人员,是代表自己与昊宇车辆签订借款合同。蔺先生同时告诉记者,当时介绍人管刘广平叫“刘萍”,刘光平就是刘萍,是一个人。

  晁猛向执行庭提出异议,将自己不知道该案子的判决,且刘光平是原告郭伟的员工,自己从没给任何人授权的情况告知执行法官,执行法官承诺暂缓执行,一个月内不把划扣晁猛的560万过付给郭伟,并让晁猛尽快提出再审程序。但仅过了不到10天,晁猛与执行法官通话中被告知,560万已经打给郭伟了,因为郭伟天天找郓城县法院的院长,是院长强行安排给郭伟打款的,法官自己也控制不了。晁猛当场给记者播放了与执行法官的通话录音,经查询通话电话号码,确为法院公布的法院工作人员的办公电话。但该法官拒绝了记者采访。

  晁猛同时告诉记者,他确实认识郭伟,自己曾作为中间人介绍过一笔借款业务,但那笔借款早已还清本息,还款时已把借款合同原件撕毁,可能有个空白借据当场没有毁掉,对郭伟起诉的那笔借款自己完全不知情。而郭伟起诉的那笔款项,《借款合同》上并没有自己的签字,《收据》上也没有自己的签字,只有《借据》的空白处有自己的签字。晁猛说,这明摆着是郭伟将已经还清的空白《借据》移花接木,嫁接到这个案子里的,只是想把那笔债务转嫁到自己身上。如果自己签字的《借据》是郭伟起诉的那笔,没有道理在与《借据》同时签字的《借款合同》和《收据》上没有自己的名字。如果证据真实,郭伟没必要瞒着我安排自己的员工代领传票,千方百计不让我知道案子情况,这一切郭伟就是害怕我揭穿真相。郓城县法院的办案法官如果跟郭伟没有勾结,不可能违背法律程序,在没有我授权和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允许一个外人代我签收开庭传票,在没有地址确认书的情况下把判决书寄送到刘萍在济南的一个服装店,那个服装店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本该随机分配的案子都集中的一个法官手中

  是法院机器发生故障?还是有人在暗箱操作?

  山东昊宇车辆负责人蔺先生告诉记者,山东昊宇车辆和自己也是郭伟案件的受害者之一。巧合的是,昊宇车辆的案子也是郓城法院的宋文革法官主审的。蔺先生说,2014年山东昊宇车辆急需资金,经人介绍找到刘萍(后查明户籍登记名叫“刘光平”)借得资金500万元,并约定了利息为月息16%。借款后,蔺先生按照刘萍安排,陆续给刘萍的亲弟弟刘广新打款128万余元,给郭伟打款470万元。4年后,也就是2018年2月,郭伟依据《借款合同》起诉了昊宇车辆和我,要求偿还借款及利息。审判法官也是宋文革,昊宇车辆举证给刘广新打款128万的打款凭证,郭伟承认刘萍是为自己做业务,但不承认用刘广新的卡号收取本息。昊宇车辆申请追加刘广新、刘萍为第三人,但宋文革法官却直接拒绝了昊宇车辆的申请,直接判决郭伟胜诉。案件审理中,刘广新说自己的银行卡在姐姐刘萍手里,刘萍说128万已经给了郭伟,法官依然认定郭伟胜诉,并说“你们打给刘广新的款可以跟刘广新要”。法官的说辞,表面上一派公正,但对郭伟的偏袒已一目了然。

  蔺先生告诉记者,数十家企业因郭伟或东方化纤的案子受害,在联合维权过程中得知,郭伟的案子基本都是在郓城法院宋文革法官手中审判的,都反映凡是对郭伟不利的证据,宋法官都是不理不睬,不管案情如何,郭伟在郓城县法院从没输过官司。我们联合到山东省政府和山东省检察院上访,省检察院负责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明确告知我们,将给郓城县纪检委发函调查宋文革法官是否存在违法行为。但没过几天,省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就告知我们,郓城县法院崔冰院长已到省检察院为宋文革法官协调,省检察院决定不再给郓城县纪委发函。

  30多家联合举报要求揪出郭伟背后“保护伞”

  郓城公安局打黑办受理但不办案阻碍在哪里?

  张东泽、李爱国等众多受害者一致反映,“东方化纤恶意诉讼,郓城县法院院长崔冰直接干预,法官宋文革只听院长的,不依法判案,他们充当了“保护伞”,是利用司法审判权侵害企业家合法权益的犯罪行为,他们已经向市、县纪委监察部门实名举报了相关人员枉法裁判、渎职等犯罪行为。

  众多企业家反映,东方化纤是当地企业,与当地官场关系深厚,尤其是在公检法系统,几十家企业联名到郓城县扫黑办举报郭伟、东方化纤恶意诉讼、虚假诉讼罪、非法经营罪(套路贷)和诈骗罪等涉黑行为,要求揪出郭伟背后的保护伞。郓城县公安局扫黑办对案件进行了登记,但时间过去了半年多,多名受害者多次向郓城县公安局扫黑办询问案件进展,案件至今没有进展,办案警察每次都说领导没有安排。

  郭伟和东方化纤的案件,有几起已经山东省检察院抗诉到山东省高级法院,有两起案件被依法改判郭伟败诉,但大多受害者还在艰苦维权的路上。

  在采访过程中,有个案件当事人给记者出示自己与郭伟案件的开庭传票,显示郭伟诉济宁某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案,现仍由宋文革法官审理。当事人向记者介绍,自己的案件按照法律规定应该中止审理,宋文革法官私下也向当事人说案件应该中止审理,但在采访前几天郓城县法院的工作人员电话通知当事人继续开庭。在当事人给记者播放的电话录音中,法院工作人员称“宋庭长觉得案子应当中止审理,但宋庭长报给院长,院长不同意中止,院长要求必须继续开庭”。

  记者咨询法律专家,现在最高人民法院明文规定,法院院长不得干预个案审理,但郓城县法院院长却强制干预案件,顶着违纪和违法的风险,为郭伟大开绿灯,其中究竟有多少内情,本报会持续关注,并进行系列报道。(记者 郭涛)

 

  文章转载自法视齐鲁网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转载于网络,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