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中兴职员非法挟子出国 离婚丈夫至今哭诉无门

2020-01-06

事件背景:
李杰今年41岁,三门峡市人,与前妻刘妍婕(现于中兴驻德国代表处就职),高中时就是同学,2007年确定恋爱关系,2008年下半年,双方先后来到深圳工作,2009年7月8日双方在深圳市南山区民政局登记结婚,2013年6月18日女儿李祎一出生。婚后因双方性格不和,经常因日常琐事吵闹,导致夫妻感情完全破裂。分居18个月后,由于双方协商未果,李杰于2015年1月,提出离婚诉讼,最终双方经过深圳市两级法院的审理,2015年9月2日,作出终审判决,判决孩子归刘妍婕抚养,李杰需要向刘妍婕支付每月3500元的抚养费用,并裁定以刘妍婕需向李杰支付的补偿款122621.6元,抵扣抚养费用35个月,至2018年7月。
从孩子出生开始,双方就开始因为孩子的抚养问题、家庭生活问题等一系列问题,争论、争吵不休,进而不断升级,双方的家庭也被纠缠其中,从协议离婚开始,这一矛盾更是不断激化,由于刘妍婕家庭的阻拦,李杰很难见到孩子,虽然最终经过判决,李杰每月有两次探望孩子的权利,但刘妍婕家庭还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阻止李杰探望孩子。
在两次离婚诉讼期间(2015年1月至2015年9月),无法探视孩子让李杰身心俱疲,并辞去了华为的工作,只能回到老家另谋出路。在此之后,双方又因离婚、抚养费变更以及亲子鉴定等问题,打了近十场官司。从2015年离婚诉讼至今,李杰被这件事情折磨地心神俱疲,精神更是几度濒临崩溃。
 
李杰:孩子虽可能不是亲生,但却给了我父亲的体验
2016年夏天,刘妍的表姐夫(现就职于三门峡黄河明珠集团有限公司)要求李杰为李祎一出国签订书面同意书,遭到李杰拒绝;2017年,在双方的一次抚养费变更诉讼中,刘妍婕的表姐夫以她的代理人身份出现在法庭,并为刘妍婕代理辩护;2018年初,在未获得李杰书面同意情况下,刘妍婕携女出国。加上长期见不到婚生女儿李祎一,让李杰起了疑心,回想起此前双方的种种过往,以及一些生活细节,让他开始怀疑孩子可能不是自己亲生。
据李杰介绍,刘妍婕的表姐夫,正在与刘妍婕的表姐打离婚官司,而刘妍婕的表姐夫也因为与她保持不正当关系等违纪行为被所在单位纪律处分。而种种现象表明他们很有可能从很早以前就背着自己在一起了,这一残酷现实让其无法接受。


                                                                (图为2018年10月李杰向法院递交起诉书)

为了证实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李杰于2018年10月,向司法机关,递交了起诉状,申请亲子关系司法鉴定,但由于刘妍婕两次未出席亲子关系司法鉴定(2019年3月、4月两次),深圳南山区法院一审认定李杰与李祎一之间不存在亲子关系。随后刘妍婕向深圳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申请再次鉴定并明确日期(2019年09月25日)和鉴定机构,但刘妍婕再次缺席司法鉴定。最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8日,作出判决,裁定李杰与李祎一不存在亲子关系,但仍然可待进一步确定。
李杰表示,刘妍婕一直未能带孩子参加亲子鉴定,让我始终无法确定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但我已经40多岁了,身体的原因,可能让我再也无法体验到一个当父亲的感觉了,而这个孩子给了我作父亲的体验。


(图为2013年6月、2014年10月李杰与李祎一合影)

李杰说:“我抱过李祎一,给她喂奶瓶教她说话,听她叫我爸爸,打吊瓶时怕她哭闹,抱着她三个小时不换姿势… … 不管孩子是否是我亲生的,我对李祎一有感情。求刘妍婕善待她,给孩子一个真相。哪怕这个孩子真的不是自己的,我也愿意抚养她,教育她光明磊落、正直善良,陪着她长大成人!”
 
刘妍婕:他始终未尽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根据刘妍婕的答辩状,之所以与李杰离婚,是因为在婚后,对自己,李杰始终未尽到作为一个丈夫的责任,而从女儿出生后第8天起,李杰就开始对她们两个不管不顾,以工作忙碌为由,独自在外居住,对孩子也未能尽到抚养的义务。
刘妍婕表示,再得知自己怀孕消息的第二天,李杰就出差了,而且一走就是两个多月,回来后,就已不影响自己休息为理由,每天都守在电脑前。整个孕期,他只陪着作过一次产检,孩子出生后,他也完全没有尽到一个作父亲的责任,不仅没有好好地陪伴孩子,在生活上也没有给孩子购买过多少生活的必需品。
对于李杰在诉讼中,提到的她与表姐夫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刘妍婕表示,这仅仅是刘妍婕表姐的臆想,仅是一系列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或是线索,对这一关系进行证明,更不能作为李杰与李祎一不存在亲子关系的证据。
而之所以连续三次未能带着孩子参与亲子鉴定,据刘妍婕介绍,很早以前她就被中兴通讯派往了德国工作,近年来,李杰以原告身份,发起了四次诉讼,一次离婚诉讼,三次抚养费变更纠纷,作为被告身份,她已经四次应诉,作为一个母亲,在国外工作,既要抚养孩子,还要兼顾工作,往返实在不便。
 
事件:孩子被违法带到德国,希望尽快见到她
“孩子出生后,刘妍婕及其家人就千方百计地阻挠我看孩子,尤其是刘妍婕的家人,更是变本加厉,不仅强加阻挠,还时不时地对我恶语相加,离婚后,根据法院的判决,我这边已经有补偿款抵付35个月的抚养费了,他们还是不理会我要看孩子的请求。2017年夏天却以我不看孩子为由来我家闹事,我问孩子在哪里,他们又不说。我当时报警后他们才走。”李杰说。
“离婚后,由于刘妍婕已在德国工作,她就一直想把孩子一起带到国外去生活,因为这个问题我们争论了很多次。”李杰说,“她自己独自在国外工作,是完全没有能力带好孩子的,而且如果出现了孩子生病或者其他状况,她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置,我也完全帮不上忙。”
根据德国大使馆的签证要求,在办理未成年人德国签证时,需要提交不能陪同的一方生父(生母)的经过公证、翻译的书面同意书。但2018年2月底,刘妍婕还是将女儿李祎一带到了德国居住。“孩子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无论能否见到孩子,我还会有个念想,毕竟距离这么近,现在是彻底见不到孩子了。”李杰说。
李杰表示,刘妍婕在未获取我的任何书面同意书的情况下,就将孩子带到了国外,他弄不明白究竟是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在为其办理签证时,提供了便利,还是刘妍婕以欺诈方式,提供假申请文件,最终为女儿办理了签证。
然而在三次亲子关系司法鉴定中,刘妍婕均以在海外工作回国不方便为由而缺席鉴定。并在上诉书中声称“难道法院非要逼一个单身母亲辞职回国来打官司”,但是事实是刘妍婕在2017、2018年均有回国记录。
 
关于这件事情李杰于2019年1月2日向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提出了实名举报,要求刘妍婕带孩子李祎一回国完成鉴定,但始终未能得到有效的答复。


(图为2019年1月3日收到的中兴通讯投诉平台回执邮件)

2019年11月李杰再次向中兴通讯公司实名举报,要求调查刘妍婕违规办理李祎一出国手续,要求调查究竟是否象刘妍婕上诉书中描述,只要回国配合司法鉴定就必须辞职。同时,李杰已经向德国移民局提交了调查申请,要求调查李祎一的签证申请资料是否属实,刘妍婕违规办理签证的行为是否违法。
中兴通讯已经开始着手对刘妍婕的调查,李杰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调查,让刘妍婕配合亲子鉴定,让真相尽快浮出水面。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